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鬼切

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玉藻前

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茨木童子

游戏玩家爱上舞台剧,《阴阳师》做到了?

酒吞童子

8月11日,音乐剧《阴阳师》第二季“大江山之章”在经历了上海、郑州、成都、重庆等8地三十余场演出后,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完美落幕。相较于传统模式,以真人表演还原游戏剧情的《阴阳师》在日本被归类为2.5次元音乐剧,是动漫游戏IP产业链中重要支撑之一。网易游戏旗下的《阴阳师》是一款3D日式和风回合制RPG手游,而同名音乐剧则以游戏中设定的古日本平安时代为背景,讲述了阴阳师安倍晴明于人灵交织的阴阳两界中,探寻自身记忆的故事。经典手游IP改编的舞台剧,市场接受度是否火热、游戏圈和舞台剧能否互融?《阴阳师》为游戏IP反哺舞台剧提供了思路。

截取玩家最熟悉元素改编

音乐剧《阴阳师》的剧情脱胎于同名手游,在创作中特别加强了玩家们熟悉的主人公塑造,源赖光、鬼切、酒吞童子、茨木童子等一系列原本只在手机屏幕中可见的动画形象与武器装备,出现在了音乐剧的舞台上。为了呈现该剧中所展现的日本平安时代的着装特色及风貌,除邀请日本剧作家进行剧本创作外,该剧还全部采用日本舞台剧演员作为主创。演艺新星森田桐矢、武藤贤人,配音、表演“双栖”艺人长谷川唯及宝塚歌剧团前团员兰舞YU以及宇野结也、土井一海、北村健人悉数加盟,资深2.5次元的音乐剧表演经验,使他们吸引了不少该类别的粉丝到场助阵。

相较于其他游戏IP在二次创作中遇到的“剧本难”问题,音乐剧《阴阳师》放弃了改编整个游戏剧本对其拟人化,而是另辟蹊径从日本作者梦枕貘所著的同名原著中截取短篇片段进行扩充,把“平安奇谭”单元里有关“鬼切”的故事拓展呈现。一个由复仇而起的故事随剧情递进层层展开,在不同种群的阴谋、杀戮间,让观众窥探到其中蕴含的爱与友情。舞台设计领域,多媒体视频的引入巧妙地解决了传统舞台剧布景中的虚实问题,也把玩家观众们直接拉回熟悉的游戏氛围内。

为了强调游戏的IP属性,提升音乐剧与游戏的黏性,该剧还特别以阴阳师们施咒前所念的“急急如律令”(kyuukyuu-nyo-ritsuryou)为切入点制作了主题曲在剧中反复使用,被玩家们惊呼“十分洗脑”。曾创作机动战士高达《SEED》系列等顶尖动漫作品的作曲家佐桥俊彦担纲该剧的作曲,用音乐烘托了演出中扣人心弦的编舞、打斗等多番动作展示的战斗场面。

玩家、音乐剧粉七三分

作为游戏IP改编而成的音乐剧,《阴阳师》实现了游戏玩家与传统演出观众间的互相转化,采访中除不少因为热爱游戏而追看多地巡演的手游玩家外,新京报记者在现场同样遇见多位专程从日本赶来的音乐剧观众:“我们是武藤贤人的粉丝,从京都来,已经看过成都和重庆场,现在也开始玩游戏啦。”演出中场休息时,剧场里的观众们更是一连几排齐刷刷拿出手机开始游戏,众多年轻的面孔凑在剧场里不发一言低头游戏的场面,实属罕见。

对该剧投资、出品及运营方璞润公司来说,以游戏IP为入口把年轻一辈的观众吸引到剧场里了解舞台剧是他们操盘该剧的初衷。璞润总裁李昆坦言,从业十余年,音乐剧《阴阳师》是最让他欣慰的一个项目。“我们没有料到会这么受大家的欢迎,本轮巡演35场,有一位女观众买票追看了30场。微博超话里更有不少观众留言求购演出票,希望不要任何周边及闪卡,只想多看一次音乐剧,这让我们非常感动。”

据璞润统计,纯音乐剧的观众与游戏玩家的比例大概三七分成。针对游戏迷为观众主力的情况,该剧在剧情设置上也尽量做到“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李昆介绍,剧情的完整主线和饱满的音乐剧元素使得即使完全没有接触过游戏的观众也能沉浸其中,“最多个别游戏中的梗普通观众不能一时领会,但演员的表演、舞蹈及演唱,相信一定会把大家成功带进故事中。”而对于资深游戏迷来说,音乐剧的形式则让他们在剧场里做了一场真正的“白日梦”,一位从游戏开服时就沉迷其中的玩家观众告诉记者,“我最喜欢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居然真的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啦,特别开心,音乐剧角色还原度高,还设计了很多游戏中没有的互动情景和桥段,非常萌!”

主角限定皮肤成热门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