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真相、深井理论与异局游戏

  什么是团队?

  团队又重要又复杂,谁说谁错,尤其是很多声量很大的人也爱说,其中有一些甚至于会害人害己。

  而最近听到的是来自,阿里巴巴集团参谋长曾鸣。

团队真相、深井理论与异局游戏

  他说团队是结果。这句话的积极影响在于,给团队成员一个时间的概念和压力。并且说明白了部分事实,即刚开始凑几个人在职能上相互辅助,并不是团队。除此之外再没有更多价值和意义。

  团队当然不是谜团,这里试着给个分析。

  千差万别的事情,各自不同的起点,都让定义团队变得异常困难。那就不定义它。只从事情发展的角度来谈论团队,更有现实意义。

  一个人才是团队真正的起点,而不是一群人。

  一群人容易让人联想到乌合之众。

  但一个人能让人联想到很多美好的事情。曹雪芹的《红楼梦》,刘慈欣的《三体》,奥尔罕帕穆克的《纯真博物馆》。你很难想象这种能带给人极度感受的巨著,会是由几个人一起合著完成的。

  人与人之间感受与认知的差异,经历阅历与视野格局的差别,造成了对同一事物千差万别的理解并形成固化的偏见。

  所以一部浑然天成的巨著,根本没可能由两个不同的人接棒操刀。即便有,也会在深入的过程中发现明显的破坏美感与整体性的裂缝存在。

  而一件能释放持续影响力的事情,则跟一部巨著异曲同工。

  那么团队起始的基础必然是且只能是一个人。按百度风投CEO刘维的说法,这个人是一位能提出全新效率模型的战略产品经理。尽管这个说法片面,但是如果要以快速成功为目标的话,这句话直切要害。

团队真相、深井理论与异局游戏

  最根本上来说,这个人需要通过一个完整创生周期,并最终拿得出成熟产品,就如同写就一部巨著。这是一个团队有必要存在和扩展的必备基础。

  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很多人都无法通过创生周期拿出成熟产品,哪怕是终其一生。

  那么围绕这个人的团队的存在和扩展就只剩艰难险阻、资源空耗和浪费了。

  这里有一个例子,李开复博士2009年做创新工场。吸引了大批创业者关注,但创新工场只挑码农要,养了巨大无比的一批人。而最后的结果是,像样的项目寥寥无几。

  其根本原因在于对创生周期和团队没有概念和认知。没有“一人根基”,团队无处立足,失败就成了注定。

  成功的例子如,芒格对自己定义很清楚,即自己是巴菲特的服从性合伙人。同时他还说,即便没有自己,沃伦巴菲特一样会取得巨大成功。

团队真相、深井理论与异局游戏

  一人根基的“根基”是事基,而非人基。团队的形成,是以事情即成熟产品作为永久根基的。任何非事基的团队关系,长期看都是损耗的,容易溃散的。事不行,则人立不住。

  由一人完成的成熟产品,拿出来放出去。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如马云钓到了蔡崇信,程维钓到了柳青。都是极大的助力,背靠背的兄弟。

  团队是愿意拼尽所有者的集合。所以团队的边界并不由一人根基的这个人决定和定义,而是由其身边围绕的人的自身行为定义。

  仅仅职能上的协作互补者,享有团队成员的称谓,只是一个很人性化情感化的表达,或者算作一种情感激励、名誉奖励,并不具备任何团队实质性的意义。

  跟团队相关性很强的一个词叫使命感。

  通常很多大公司都希望普通员工可以被培训出使命感。使命感就是愿意为视野中的某个目标,百折不挠,奉献所有。除非精神控制和邪教,这显然是无法通过培训做到的事情。如果可以,这个人的独立精神世界已经被摧毁了,丧失掉了体悟的能力,也不可能去完成高品质的工作。

  通常VC对团队的理解、表述和要求,都与真正的团队相差甚远。并且在持续不断地为自己差劲的理解买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通常他们会选择约见很多假团队,并且很开心地把钱送给他们,直到这个团队很快消失。对于真团队则很可能嗤之以鼻,远远的避开。

  2

  深井理论

  你可以想象在你面前有一口深不见底的枯井,从井口向下看去,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换个视角,想象你自己正身处井底,向上看去,只有一个白色的小圆点,能透进微弱的一抹亮光。

团队真相、深井理论与异局游戏

  站在井口的人是VC,站在井底的人是创业者。创业者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沿着井壁的钢梯一级一级向上爬。

  VC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则是深入乌黑的深渊,向下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