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不少学生游戏成瘾,这病能治好吗?

  暑假期间,不少学生选择网络游戏作为休闲放松的一种方式。然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定义,长期沉迷网络游戏造成的“游戏障碍”是一种疾病。不少资深游戏玩家戏言,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列出的病症,自己已经“病入膏肓”。那么,专业病房能帮助游戏障碍患者“脱瘾”吗?

  游戏成瘾患病率逾27%

  今年5月,世界卫生大会通过《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将“游戏障碍”作为新增疾病,纳入“成瘾行为所致障碍”疾病单元中。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达4.84亿。其中,12岁到16岁的青少年是网络成瘾的高危人群。研究表明,游戏成瘾的患病率约为27.5%。

  对一些辨别力、自控力较差的青少年来说,游戏成瘾正成为他们“成长的烦恼”。一些家长则寄希望于医疗机构为孩子“脱瘾”。

  前不久,北京回龙观医院在建立成瘾医学中心的基础上,扩展床位增设了行为成瘾病房,这是国内公立医院首次探索建立此类病房。其实,在世界范围内,不少医疗机构都在积极探索如何预防、治疗游戏障碍。

  2018年,英国首家公立戒除网瘾诊所——网络障碍中心在伦敦西部开设。这家诊所是英国首家政府投资支持的解除网瘾机构,旨在帮助成年人和青少年儿童解决对暴力游戏等成瘾的问题;在日本,很多游戏成瘾的患者都会选择去精神心理科就诊,通常采取的治疗方式是一对一心理咨询;美国医学界对游戏成瘾的研究由来已久,成立于2009年7月的华盛顿秋城reSTART康复中心,是美国第一家专门治疗各种科技产品成瘾的机构。

  “网瘾少年”因人而异

  专业病房能帮助游戏障碍患者“脱瘾”吗?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游戏障碍”的认定。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表示,玩游戏不代表就是游戏障碍或者精神心理问题。游戏障碍有严格的定义和标准。

  按照世卫组织的说明,游戏障碍的主要表现包括:对游戏行为的开始、频率、时长、结束、场合等失去控制;游戏优先于其他生活兴趣和日常活动;尽管已经因游戏产生了负面后果,但依然持续游戏甚至加大游戏强度。上述3个基本特征需持续至少12个月以上。

  此前,一些机构采取封闭、体罚等极端手段治疗“网瘾少年”的案例,曾引发巨大争议。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表示,《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将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在此之前,“游戏障碍”等概念仍处在开放性科学论证阶段,绝不是以治疗青少年群体的“网瘾”为名从中牟利的不正规甚至是非法组织的“免死金牌”。

  事实上,青少年游戏成瘾的原因因人而异。陆林分析,户外活动时间减少、没有其他兴趣爱好、和父母同学的交流少等因素,导致手机成为孩子的重要“陪伴”。专家指出,解决青少年游戏成瘾问题,需要家庭、学校、政府等全社会的共同参与,而不是以“游戏成瘾”为借口,一味将孩子推给医疗机构,推卸、逃避自身责任。

  多方把控预防上瘾

  世界卫生组织明确表示,希望不断推进游戏障碍相关的治疗研究,并收集患者人数等准确的统计数据,从而更好地帮助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疾病治疗。目前,探索出一套系统的游戏障碍治疗体系,在全球范围内都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解决网络游戏成瘾问题,仅仅有医学界的努力是不够的。近日,国务院出台《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其中,在中小学健康促进行动方面,网络游戏相关内容被专门提及。文件中明确,要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鼓励研发传播集知识性、教育性、原创性、技能性、趣味性于一体的优秀网络游戏作品,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业内人士指出,家庭是预防青少年游戏成瘾的“第一道防线”。家长要以身作则,不要沉迷于网络游戏;要注重与孩子加强沟通交流,不能因工作忙碌放任孩子与“电子保姆”为伴;还要尝试与孩子建立规则,培养孩子理性的时间管理能力。当孩子出现问题时,一定要反思家庭教育中存在的缺陷,尽力去了解孩子内心的缺失感,同情、理解并耐心帮助他们。

  此外,学校应通过多种方式,让孩子认识到游戏成瘾对生活、学习的危害,引导青少年正确、适度上网休闲娱乐;游戏企业应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开发有益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游戏,并通过技术手段设置游戏规则,限制青少年游戏类型、时长等;政府部门要发挥监管作用,净化网络游戏空间。同时,针对一些打着“治疗网瘾”幌子牟取利益的非法机构,予以坚决打击和取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