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政坛上演《权力的游戏》

以意大利总理孔特辞职和受权组阁为主线,意大利政坛近来上演新版《权力的游戏》。

在今年6月举行的欧洲议会选举中,由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领导的极右翼联盟党大获全胜,而其执政伙伴五星运动的得票率腰斩一半。受这个利好消息的刺激,萨尔维尼有些飘飘然,一心想通过全国大选,达到抛弃五星运动、由联盟党单独执政的目的,实现其担任总理的政治抱负。

事实上,五星运动和联盟党联合执政14个月来,双方在经济、财政、难民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内斗不止,争吵不断。压倒联合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意法高铁项目。联盟党支持该项目,而五星运动认为该项目花钱太多,有更多地方急需政府的投入。联盟党甚至绕过五星运动,直接在议会通过该项目。这种做法激怒了五星运动,执政联盟宣告瓦解。

萨尔维尼的算计是,联盟党先向参议院提起并通过对孔特不信任动议,尔后于10月提前举行大选。当时的民调显示,联盟党的支持率为36.8%,民主党为21.7%,五星运动党为17.6%。萨尔维尼可以联合中右翼政党意大利力量党和极右翼政党意大利兄弟党组成联合阵营。上述两个小党的民调支持率分别为7.3%和6.4%。

此时,萨尔维尼对于事态发展的前景充满信心,甚至在海滩展开非正式竞选活动,举办个人说唱表演,为其竞选总理造势。看来,萨尔维尼是稳操胜券了。

然而,百密一疏。孔特在参议院发表讲话,用很大的篇幅抨击萨尔维尼为了个人和党派的私利,退出执政联盟。演讲结束之后,孔特径直去总统府,向马塔雷拉总统递交辞呈。孔特这一招出人意料,不但剥夺了萨尔维尼提出对孔特不信任动议的机会,而且把解决这场政治危机的主导权,从萨尔维尼手中转移到总统马塔雷拉手中,萨尔维尼被彻底边缘化。

接着,马塔雷拉与各政党领袖展开磋商,寻找解决政治危机的办法。民调结果并没有改变意大利议会的构成。此轮政治危机爆发之后,议会第一大党依然是五星运动,民主党为第三大党。马塔雷拉给予这两大政党五天时间,商讨组建新的联合政府。

作为建制派政党,民主党与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是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但是,面对联盟党这个有可能“坐大”的共同对手,民主党首先向五星运动伸出橄榄枝,指出提前大选对国家来说将是一个灾难。此外,五星运动党自执政以来民调一路下滑,重新举行大选获胜希望渺茫。因此,该党唯一的选择只有避开提前大选,与民主党联合执政。两党经过激烈讨论,决定成立由孔特领导的联合政府。于是,马塔雷拉授权孔特组建新政府,萨尔维尼以及其领导的联盟党被排斥在意大利的权力核心以外。

意大利这场政治危机以孔特胜出和萨尔维尼落败而收场。但这场危机的结束并不等于意大利政坛动荡格局的结束。据不完全统计,二战结束以来,意大利已出现65届政府更迭,其频率之高为世界之最。五星运动和民主党组成联合政府又添一例。由于两党的执政理念不同、人员组成不同,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甚至是对立的,这种“权宜婚姻”很难长久。眼前的政治危机是解决了,但也为下一次危机的爆发埋下祸根。

意大利政局持续动荡对经济发展造成很大的不确定性。在欧盟国家当中,意大利是经济增长率最低、负债率和失业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而经济发展不如人意,反过来又对意大利政治稳定产生负面影响。两者相互作用,形成恶性循环。套用意大利前总理伦奇的话,这种“制度性瘫痪”不根除,《权力的游戏》恐将一集连一集地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