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增长乏力毛利下滑 腾讯“动刀”

  本报记者李静北京报道

  腾讯也害怕没有梦想。2018年5月的一篇《腾讯没有梦想》,让公众看到盛世腾讯隐藏的危机,也让腾讯意识到,又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了,从业务结构到组织架构再到人员结构甚至是管理方法,腾讯进行了一系列的“重整”。

  2018年9月30日,20岁的腾讯宣布了第三轮组织架构调整,其中一个重要的举措是宣布启动“青年英才计划”,准备把20%的晋升机会给予年轻人。

  今年3月,腾讯裁撤10%中层干部的消息甚嚣尘上。数名腾讯内部员工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听过“青年英才计划”,他们听闻更多的是“优化10%中层干部”一事。

  3月27日,腾讯网原总编辑、资讯运营部原总经理王永治以内部邮件形式宣布退休。此事被外界普遍解读为腾讯对中层干部开始动刀。

  腾讯方面对记者表示,王永治一年前就与公司确定了退休时间,力推年轻人接班,不是裁撤。对于裁撤10%中层干部一事,腾讯方面仅称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分享。

  透过人员变动需要看到的是,腾讯的业务结构正在发生变化。根据最新公布的腾讯2018年全年及Q4财报显示,Q4净利润142.3亿元,同比下滑32%,为2005年来最大业绩滑坡;2018年毛利率为45.5%,上年同期为49.2%。转型期的腾讯正在经历改变的阵痛。

  结构优化清壁垒

  减员增效以及将相近的业务整合在一起,对内部来说的确释放出了一个积极的信号。

  “机构大了,确实存在一些不作为的、无能的领导,业绩不好就干掉,让有能力的人来,这对公司和员工都是好事。”腾讯某游戏工作室员工陈雨(化名)说道。

  另一位腾讯内部员工告诉记者,腾讯内部各部门、各事业群之间壁垒一直较为明显;一些业务在内部推进时,各事业群之间的接受程度亦会出现不一致的现象。无论是去年的架构调整,抑或是今年的中层裁员,对一些内部理念的推动虽不会有明显的作用,但减员增效以及将相近的业务整合在一起,对内部来说的确释放出了一个积极的信号。

  陈雨也对记者表示:“应该是不赚钱的项目或者效率低下的一些部门会被干掉。”

  3月29日,腾讯旗下的“yoo视频”传出被裁撤的消息,这款产品是2018年11月在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推出的一款短视频形态的APP。从项目发布到被整合,半年时间还不到。

  但腾讯方面对记者否认了yoo视频裁撤与裁撤10%中层干部之间存在关联性。“我们会持续关注和投入短视频领域。为了更好地探索长视频融合发展的方向,yoo视频业务团队整合调整到腾讯视频团队,仍保持正常运营。此次调整属于公司内部正常组织架构调整。”腾讯方面回复称。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腾讯上线了微视、闪咖、QIM、DOV、MOKA魔咔、猫饼、MO声、腾讯云小视频、下饭视频、yoo视频等十多款短视频APP。时至今日,腾讯如此庞大的产品矩阵,仍没有出现一款能与字节跳动旗下抖音、西瓜视频或者火山小视频相匹敌的产品。

  游戏下滑

  在游戏领域,字节跳动一路高歌猛进,而老大哥腾讯的“现金牛”游戏业务却出现增长乏力。

  字节跳动给腾讯带来的威胁早已从短视频蔓延到核心的社交和游戏领域。

  近期的“头腾大战”主要围绕今年1月字节跳动上线的一款短视频社交产品“多闪”。而在游戏业务上,字节跳动早在2018年已经悄悄布局,2018年11月字节跳动上线小程序后不久,又推出了多款小游戏。今年2月18日,“抖音游戏”官方账号发布了一款名为“音跃球球”的小游戏。近日再度爆出,字节跳动收购了游戏公司上海墨昆鸟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在游戏领域,字节跳动一路高歌猛进,而老大哥腾讯的“现金牛”游戏业务却出现增长乏力。财报显示,2018年腾讯最大的营收板块依然是增值服务,收入为1766亿元,网络游戏贡献了增值服务58.9%的收入,为1040亿元,但增幅从2017年的32%跌至2018年的6%。按季度业绩来看,腾讯2018年第四季度网络游戏收入为242亿元,较2017年同期下降1%,环比下降6%。

  游戏业务的下滑,腾讯在财报中归结为版号问题。对于《绝地求生》的版号问题,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版号正在积极沟通,没有新的进展。老游戏《王者荣耀》仍然贡献着腾讯游戏主要的流水。

  “《绝地求生》暂时没有版号,所以变现不了,处于叫好不叫座的一个局面。其次是如今整体的游戏品质不高,同质化严重,用户疲劳了,付费就会被动很多。”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一位负责人对记者分析腾讯游戏的基本盘,“这几年创新创意的游戏太少了,不像头几年不断有创意产品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