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戏行业硝烟四起 Google、Amazon挑战传统大厂

GDC2019:行业巨头认为流媒体的未来就是行业的未来,但就算是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在该领域也略显捉襟见肘。

流媒体服务将在游戏界大放异彩已是不争的事实。该产业的大佬已经下注流媒体,他们还往所需的技术和基础设施上砸下了巨额资金。索尼的 PlayStation Now 幕后发展放缓多时,缺失了关键的市场引爆点,而微软的 xCloud 凭借现场演示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有望在今年向公众公开。

云游戏行业硝烟四起 Google、Amazon挑战传统大厂

另一个让人满怀期待的企业当属谷歌,其于 GDC 上公布的新产品或将冲击业界。该公司发布了一项游戏公告,展示了其在游戏行业的决心。虽然硬件还是主要形式,但多数人认为流媒体服务是未来的王牌,因为一切控制器实体或流媒体框架都会支持这项服务。随着“网飞式游戏”的概念生根发芽,行业内所有大佬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以确保他们能分到一杯羹。

从表面上看,这种局势将迫使索尼和微软与谷歌执戈相向,但它还引发了一个问题——其他市场玩家要如何确保自己跟上节奏?

如果谷歌和微软这两个全球最大的云服务供应商利用他们的基础设施优势先发制人,那么自家 AWS 平台落后于 Google Cloud Platform 和微软 Azure 的亚马逊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同时,为自身系统构筑基础设施的苹果也不会白白放任谷歌抢先一步在他们的竞争平台上大展拳脚。

苹果的行动还有待观察,但是对游戏的历史盲点一直让其徘徊在行业之外。亚马逊则似乎胸有成竹,胜券在握。世界最大的四家科技公司共同争夺一块蛋糕,流媒体行业硝烟弥漫。

随着苹果和迪士尼的目光投向了网飞的市场份额,视频流媒体市场迎来了一场一决雌雄的较量,游戏行业的流媒体服务也同样成为巨头们的战场。

有意思的是,游戏行业上一次成为主要战场导火线是 Xbox,这个通向游戏机市场的入口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给微软提供一个滩头阵地,以便其与索尼更好地竞争。而这两家公司都要在未来与更大的公司抢占云游戏的主导权。

仔细研究索尼和微软在这个领域的举动,不难发现比起当前产品的革新和替代者,两者都将云游戏当作了“用来填补空白”的服务。至少在可见的未来,PlayStation Now 和 xCloud 的定位都是为了拓展游戏体验,以便用户可以随时随地利用自己平板、笔记本或移动设备上喜爱的游戏打发时间。它们只是正餐中的调味小吃,并不能代替主食。

谷歌在游戏领域毫无建树,与 2001 年的微软相比,谷歌作为安卓创造者的功勋使其实际的行业参与度更加稀少,而微软至少拥有 Windows 游戏平台和出版商的经验。虽然亚马逊近期往游戏出版和分销方向做出了一些努力,但也无法弥补其和苹果在该领域的劣势。

对于每家公司而言,他们必须要向消费者证明自家推出的流媒体服务质量上乘,是一个可以取缔 Xbox、PlayStation 以及 PC 游戏的优秀替代者。

毫无疑问,这将是一次非常艰难的推销。微软和索尼在原有基础上对服务进行削减和填补并不意味着他们缺乏雄心壮志,考虑到技术和文化的双重障碍,这正是流媒体服务面临的现实。世界上还有许多角落,甚至是富裕国家的一线城市,宽带和移动的速度无法满足高质量云游戏的需要,并且有些时候还有数据限制。

虽然 5G 和光纤的推广极大改善了网络条件,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甚至是 4K 流媒体电影这种低技术要求的东西都是许多人难以企及的对象。与此同时,绝大多数游戏文化的引导者还关注到了延迟和视觉质量问题。可能有相当多的用户愿意在长途旅行或是连接旅行酒店电视时,将流媒体当作一种可有可无的便利功能,他们并不会放弃游戏机或者 PC。

这也导致了流媒体服务的发展环境颇为坎坷。目前,独立于 PS Plus 订阅的 PlayStation Now 每月需要 19.99 美元(约 134.19 人民币),一次充全年则需要 99.99 美元(约 671.23 人民币),但它的服务并不够优质。PS Now 最初是作为“网飞式游戏”的服务产品,到目前为止,其商业影响依然不足以引起波澜,由此可见消费者们的态度。

倘若没有可以与谷歌或是亚马逊流媒体殊死一搏的现有订阅服务,市场的新入玩家将面临一场艰苦卓绝的战役。新推的产品在定价和服务方面极有可能步 PS Now 的后尘。就算是大名鼎鼎的索尼,也得在 PlayStation 5 上市之前,从根本上重塑 PS Now 的价值主张。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谷歌这类玩家的入场不会带来改变,但即使其在 GDC 公布的产品是一款全功能的云游戏服务,微软和索尼的地位依然不受撼动。无论是谷歌还是亚马逊,在游戏行业都有相对传统大厂的劣势,何况他们是在向消费者推销一种尚未显现出实力的新技术。